格力電器15%股權花落高瓴 格力還是董明珠說了算嗎?

陳維城 張姝欣

2019年10月30日08:24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格力電器15%股權花落高瓴 格力還是董明珠說了算嗎?

  格力電器15%股權花落高瓴。10月28日晚間,格力電器公告稱,10月28日,格力集團函告公司,經評審委員會對參與本次公開征集的兩家意向受讓方進行綜合評審,確定珠海明駿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珠海明駿”)為最終受讓方。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呼聲很高的厚樸投資意外出局。企查查工商信息顯示,珠海明駿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背后有高瓴資本、興業銀行、太平洋人壽保險、上海汽車集團的身影,更有美的、國美、格力電器經銷商系統的影子。

  按照公告轉讓價格計算,格力電器15%股權轉讓價格將不低于398.57億元。10月29日,格力電器高開高走,報收59.39元/股,漲幅4.38%。

  高瓴資本入主是否影響董明珠在公司的地位?是否有助于格力電器多元化與國際化?對于未來公司分紅,以及公司管理有哪些影響?

  花落高瓴

  珠海明駿背后是高瓴資本

  珠海明駿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成立于2017年5月11日,經營范圍為股權投資。主要股東為珠海賢盈和深圳高瓴瀚盈。珠海賢盈主要股東包括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權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與珠海毓秀,兩公司控股股東是珠海高瓴,該公司股東有馬翠芳、李良、曹偉,為高瓴資本高管。

  深圳高瓴瀚盈主要股東為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該公司背后有高瓴資本、興業銀行、太平洋人壽保險、上海汽車集團、清華大學教育基金會等身影。

  工商信息顯示,持有深圳高瓴瀚盈13.79%份額的珠海高聆澤遠資產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背后有美的何享健、國美杜鵑等身影。

  此外,工商信息顯示,格力電器經銷商系統身影也出現在這家公司。珠海高聆澤遠資產管理中心的股東張金龍為天津渤海格力電器營銷有限公司、天津格力空調銷售有限公司、天津格力電器銷售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東。珠海高聆澤遠資產管理中心的股東杜鴻飛為數家格力電器經銷商公司的股東和法定代表人或高管,包括北京明珠盛興格力中央空調銷售有限公司、河北新興格力電器銷售有限公司。

  高瓴資本并不是首次瞄準家電企業,高瓴資本也是白電三大巨頭美的集團的股東,根據美的2019年半年報顯示,高瓴資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國基金持有美的集團0.89%股權,位列前十名股東的第8位。

  此外,高瓴資本本身已經是格力的股東。格力電器2019年半年報顯示,高瓴資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國基金持有格力電器0.72%的股權,位列前十名股東的第8位,較今年的一季報前進一位。

  家電產業觀察家丁少將認為,新大股東進來,董明珠必須考慮大股東的利益和訴求;很可能與大股東加強合作,包括加強與大股東關聯的科技互聯網公司合作,實現業務的創新聯動。

  為何是高瓴?

  高瓴資本傾向價值投資,曾助力企業升級

  自格力電器混改以來,厚樸投資一直是熱門話題。此次爆冷出局,也令市場意外。家電券商分析師楊時(化名)認為,“厚樸更像一位財務投資者,比起厚樸,高瓴對格力更有利。”

  “高瓴一直以‘價值投資’聞名,而厚樸的特色是持有項目時間大多不超過4年”,一家PE機構的投資人趙棟(化名)對記者表示。

  高瓴資本投資案例包括騰訊、京東、百度、美團點評、滴滴出行、摩拜單車等。覆蓋了TMT、能源、醫療等多個領域,也曾有幫助企業實現轉型的成功案例。

  2008年,當時的家用洗滌市場還是寶潔和聯合利華的天下,但當時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認為國內高端市場將會出現空缺,因此找到了藍月亮公司創始人羅秋平,說服他不要去賺短期的錢,而是要進入到新的品類打敗跨國公司,并投資藍月亮開發洗衣液。

  投資之后,藍月亮在洗衣液市場打敗了寶潔和聯合利華,從2007年到2013年,藍月亮營業收入從4億增長到43億人民幣,年復合增長率49%。藍月亮洗衣液的市場份額,從2008到2013年連續六年排行第一。

  同時,高瓴還會整合旗下被投公司的資源,實現共贏。實際上高瓴資本投資入股京東后,還曾牽線搭橋,讓藍月亮高管與京東接洽,在品牌宣傳和銷售提升方面實現雙方共贏。在營銷層面,雙方多次合作“超級品牌日”營銷活動,在2017年的活動中,藍月亮旗下一款產品月均銷量增長60倍之多。

  “買入優質資產并長期持有,這是高瓴此次投資的理念,對于投資者,管理層,原有股東,都是最優選擇。”安信融資本合伙人步日欣表示。

  厚樸投資在私募領域相當神秘,沒有公開的網站,沒有聯系方式,最廣為人知的是,這家機構由原高盛高華證券董事長方風雷創立。此前曾參與國內首家中外合資投行——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的籌建工作,在風投界頗有影響力。

  通過梳理厚樸投資的公開投資案例也可以發現,這家機構出手精準,善于資本運作,持有項目時間有的很短。

  厚樸曾于2009年投資蒙牛,到了2012年,厚樸就將其持有股份出售給歐洲乳業巨頭愛氏晨曦,3年獲利3.7億港元。類似地,2014年12月,厚樸投資旗下的君和厚樸基金管理(深圳)有限公司與云鋒基金、GIC產業投資、DST等一起向小米投入了11億美元。而到了2018年7月,小米登陸港交所后,厚樸投資也完成退出。

  董明珠的C位

  格力管理層或繼續穩定

  安信融資本合伙人步日欣分析稱,保持管理層穩定是高瓴的最優選擇,高瓴并不是以“野蠻人”并購者的身份介入這次交易的,而在持續跟蹤并投資格力多年的判斷基礎之上,如果管理層動蕩,對投資者來說損失大于收益。

  趙棟也持類似觀點:“一般來說,高瓴資本不會大幅改動企業的原有管理團隊。”他認為,高瓴資本此前與格力電器就保持了較為良好的互動,彼此了解。

  楊時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高瓴資本入主格力電器,未來格力電器的分紅或進一步提高。“高瓴資本拿出這么多錢,應該會提高分紅數額。”

  此前,董明珠與珠海國資委關系不睦已不是秘密。家電產業分析師梁振鵬認為,高瓴資本成為格力電器的第一大股東之后,雖然會保持格力電器現有管理層的穩定,但高瓴資本作為一個市場化的投資機構,入主格力電器之后對格力電器重大決策,肯定會要表態。

  中國家用電器商業協會常務副秘書長張劍鋒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高瓴資本入主格力電器,董明珠在格力電器話語權會有所變化,也可能弱化格力品牌與董明珠的聯系。

  張劍鋒認為,高瓴資本入主初期雖不會對管理層有重大調整,但也會有適當的人事變動,或將培養格力電器接班人梯隊。未來公司的戰略規劃或有所調整。

  如何與新股東處理關系也考驗董明珠團隊。楊時認為,格力電器混改之后,公司管理層或更關注公司的治理。但董明珠管理團隊比較強勢,高瓴資本作為大股東或也將參與公司治理,兩者融洽程度將關系格力電器管理層穩定。

  值得注意的是,9月30日,董明珠與17位格力高管注冊成立“珠海格臻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公司,在格臻投資的股東名單中,董明珠控股高達95.2%。

  ■ 焦點

  高瓴資本入主會給格力電器帶來哪些改變?

  “高瓴入股后格力也必然會進行產業升級的嘗試。”趙棟表示。他認為,這一點從同為做2C業務、同為制造業的百麗鞋業在高瓴入股后的改變可以預見。

  2017年,百麗在港交所退市,高瓴資本入股百麗后,開始對百麗進行數字化改造。通過提升供應鏈能力、利用大數據優化全渠道系統,百麗連續兩年實現正向增長。

  多元化一直成為外界評論格力電器的關鍵點。1月16日的股東大會上,董明珠提到,格力電器產業規劃包括空調、生活電器、高端裝備、通信設備四大板塊。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此后,格力電器對于公司主業的論述發生變化。2019年半年報最新顯示,格力電器是一家多元化、科技型的全球工業集團,旗下擁有格力、TOSOT、晶弘三大品牌,產業覆蓋暖通空調、生活電器、高端裝備、通信設備等四大領域。今年半年報,格力電器生活電器營收增長63.60%,多元化布局初顯成效。

  此外,國際化也是格力電器的軟肋,目前格力電器國際業務營收占比為“白電三大巨頭”最低。青島海爾更名海爾智家后首份財報出爐,2019年上半年實現收入989.8億元,同比增長9.38%;實現歸母凈利潤51.5億元,同比增長 7.58%。海外收入同比增長24%,營收占比47%。

  吸并小天鵝后的美的集團2019年半年報顯示,公司營業總收入1543億元,同比增長7.37%;實現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152億元,同比增長17.39%。美的海外銷售占公司總銷售40%以上。

  格力電器2019年上半年財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983.41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6.89%;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37.50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7.37%;外銷業務營收138.69億元,占營收15%左右。

  “高瓴資本有各種各樣資源,控股了很多科技領域公司。高瓴資本成為格力電器的控股股東之后,對格力電器的規范化治理有好處,有助于格力電器向科技化、多元化、國際化轉型。”家電產業分析師梁振鵬認為。

  西部證券也表示,高瓴資本產業資源豐富,可為格力電器進行產業升級帶來機會。高瓴資本旗下投資的人工智能公司包括依圖科技(計算機視覺)、 地平線(自動駕駛)、思靈機器人(智能機器人系統研發)以及Agile Robots AG(機器人視覺智能系統開發)等。高瓴資本投資的人工智能公司將為格力電器制造升級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責編:畢磊、孫紅麗)
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_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_AV在线 中文字幕_一本道dvd手机在线观看_日本Av_一本道av_一本道综合_av不卡免费播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